字节跳动为了元宇宙 去深圳投了一家芯片公司

为了元宇宙,投了一家芯片公司

在深圳,字节跳动又资金投入了一家芯片公司。

资金投入界获悉,字节跳动近日资金投入了光舟半导体。成立于2021年1月,这家公司由AR光学专家朱以胜和科学家初大平教授等一同创办,旗下为人熟悉的是半导体AR眼镜。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不久前字节跳动斥资90亿回收了VR硬件公司Pico,一幅关于元宇宙的画轴铺开而来。

而更让人惊讶的是,字节跳动正密集出手芯片范围:今年以来已接连投了希姆计算、摩尔线程、润石科技、睿思芯科等一众创业公司。资金投入界独家获悉,字节跳动于刚刚还投了一家专注于数据中心互联网芯片的公司——云脉芯联,该公司创建还不足半年,创始团队来自数据中心互联网范围、芯片研发资深专家等,深耕DPU范围。

不止字节跳动,目前网络巨头纷纷杀入芯片赛道。百度今年刚刚将旗下的昆仑芯片独立,估值已达130亿元;腾讯也开始招兵买马,大肆招揽揽芯片范围专家人才;美团也在积极出手一系列芯片创业公司,更不需要说阿里、华为、小米。这部分巨头,转身一变成了半导体赛道最活跃的资金投入权势。

这要从一则工商变更说起。

本周,深圳光舟半导体技术公司发生工商变更,新增字节跳动关联公司北京量子跃动科技公司为股东,持股1.87%。同时公司注册资本由299.72万人民币增至约343.12万人民币,增幅约14.48%。

光舟半导体成立于2021年1月,总部坐落于深圳,聚焦于衍射光学和半导体微纳加工技术,设计并量产了AR显示光芯片及模组,旗下还拥有半导体AR眼镜硬件商品。

也就是说,字节跳动资金投入了一家可以开发衍射光学芯片的公司——全息衍射光学被觉得是AR光学的将来,而AR光学又是AR硬件系统围绕的核心;光舟半导体研发的芯片可以用于VR/AR等硬件设施,公司旗下也推出了半导体AR眼镜硬件商品。这一波操作,非常难不被人联想到字节跳动对于元宇宙的布局。

光舟半导体的开创者是AR光学专家朱以胜,他毕业于安徽大学,曾就职于华为。2021年,朱以胜联合初大平教授创办了光舟半导体,后者于1986年获得南京大学习物理学硕士学位,后赴英国剑桥大学继续深造,他曾研制了世界上第一个近晶A型150dpi的显示器和用堆叠配置反射式彩色显示器。

成立不足两年的光舟半导体,已经完成了多轮筹资。2021年十月,光舟半导体获得来自中科创星、红杉中国种子基金和晶华光电的首轮筹资;今年5月,新一轮股权资金投入到位,资金投入方包括:深创投、淮泽中钊天使基金、年代伯乐、大湾区一同家园进步基金、三七互娱创投基金、前海母基金、字节跳动策略资金投入部,与世纪华通。

5个月后,字节跳动再度向光舟半导体抛来橄榄枝,联合资金投入方还包括智慧互联产业基金,这是由中国电信集团资金投入公司与前海方舟资产管理公司、中国网络资金投入基金管理公司联合设立的股权资金投入基金。

刚刚,字节跳动又出手:

张一鸣要干什么?

今年以来,字节跳动正在半导体范围密集出手。

一个多月前,也是在深圳,字节跳动刚刚与高瓴创投联合领投了RISC-V公司睿思芯科。这是一家提供RISC-V高档核心处置器解决方法的公司,于2021年创办。RISC-V全名为第五代精简指令集,是一种开源的芯片构造,可以用于开发更适应特定商品和需要的独特芯片。

本轮筹资金额数千万USD,其他跟投方还包括联想创投、双湖资本、水木资金投入集团、真格基金、北极光创投、百度风投等。据了解,睿思芯科的商品现在主要应用于消费电子音频视频范围和通讯范围,其芯片马上进行大规模量产。

更早之前,字节跳动还接连资金投入了人工智能芯片公司希姆计算、GPU芯片设计独角兽摩尔线程、泛半导体行业智能制造商润石科技等等。

其中,摩尔线程创办于2021年十月,成立100天就获得了两轮、共计数十亿元的筹资:今年2月的Pre-A轮筹资由深创投、红杉资本中国基金、GGV联合领投,招商局创投、字节跳动、小马智行、阳光融汇资本、海松资本、五源资本等联合参投。

当然,字节跳动的“芯”事并不是仅仅靠资金投入。今年3月,一则关于字节跳动正在自研云端人工智能芯片和Arm服务器芯片的消息不胫而走。对此,字节跳动有关负责人向外面回话称:确实在组建有关团队,在人工智能芯片范围做一些探索。

这是字节首次公开对外面展示“芯片”野心。除此之外,字节跳动已经默默开启了在芯片范围的有关招聘,涉及到芯片应用(ARM软硬件优化)、芯片CAD工程师、芯片CAD工程师和芯片综合工程师等岗位。所有看上去按部就班。

策略部署,人才先行。极度看重人才方案的字节跳动,在芯片范围的布局也是这样。据了解,今年7月,字节跳动从百度手里截胡了3个芯片有关人才——对于网络公司来讲,职员的流动无可厚非,但这至少说明,巨头企业的下场造芯,已经引来了“芯片人才热”。

8月12日,字节跳动正式启动2022届校园招聘,为大学生开放超越1400多个个就业岗位,其中一半为研发类。在这次秋招中,应届生芯片在招职位赫然在列:在北京和山海,字节跳动正式招聘芯片工程师,都是和FPGA/ASIC有关,处于前端设计。至此,张一鸣的芯片版图正徐徐展开。

罕见一幕来了:

目前,叫得上名的网络巨头都杀入芯片 

那样问题来了,字节跳动为什么这样发力芯片?

答案或许要从两方面来看。一方面,对于自己业务而言,无论是旗下的今日头条还是抖音短视频,在5G年代到来之际,必然都将要承载更多的内容,而这部分内容恰恰需要数据中心和边缘计算等服务器芯片的支持。2021年4月,字节跳动副总裁杨震原就曾表示,字节跳动拥有全球数目最大的用户上传视频需要剖析理解处置,平台推荐引擎也需要强大的机器学习算力,有很很多的芯片采购和应用。再加上元宇宙在今年的爆火,芯片作为AR、VR等落地硬件的要紧组成部分,同样至关要紧。

另一方面,在人工智能的冲击之下,芯片行业已然打开了一个缺口,硬件需要不断涌现,全球计算正在进入构造革新的黄金年代,芯片产业链也在日益健全,这正是一个入局芯片的最好机会。字节跳动假如此时再不出手,恐怕又将落在一众网络巨头的身后。

早在2021年7月,百度公司发布云端全功能人工智能芯片“昆仑”。今年6月,百度宣布昆仑芯片业务成立独立新公司,名为昆仑芯(北京)科技公司,百度芯片首席构造师欧阳剑出任昆仑芯片公司CEO。另外,该公司在今年3月完成独立筹资,领投方为CPE源峰,资金投入方包括IDG资本、君联资本、元禾璞华等,估值约130亿元人民币。

不仅仅是百度,腾讯也已悄悄布局。2021年11月,腾讯参与了可编程芯片公司Barefoot Networks的2300万USDC轮筹资。随后在2021年,腾讯又领投了人工智能芯片公司燧原科技的3.4亿元Pre-A轮筹资,并在2021年和今年持续加注。

今年7月,腾讯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很多的招聘信息,主要招收芯片方面的专业人才,比如芯片设计工程师、芯片构造工程师等等。对此,其基于某些业务的需要,将在特定范围尝试芯片研发,比如人工智能加速和视频编解码等,并不是通用芯片。

当然,华为、小米、阿里与美团也已纷纷加入到半导体大军,这被视为半导体2.0年代的标志之一。“我过去在五年前就与华为交流过,提醒他们要做资金投入,要支持国内产业链,但他们还是迟了一步。”元禾璞华管理合伙人陈大同曾指出,所谓2.0年代是产业链中每一员相互支持、相互配合、抱团取暖的年代,而借助各自的平台成立基金资金投入半导体,可以更好地布局整理,这将会是一种时尚。

大家都知道,网络巨头下场自研芯片,优势是这部分大厂自己存在的人工智能处置需要与雄厚的资金实力,因此决定自研是非常自然的选择。但劣势同样明显,一方面他们没足够的经验,芯片商品的性价比可能会比较低;另一方面主要的顾客可能还是其自己,能否进步成规模经济需要时间来判断。

“这部分网络公司加入进去,确实可以带来一些革新性的想法,但并不是网络公司可以在芯片范围获得常见性的成功,最后留下的只能是极个别拥有顶尖技术的巨头。”陈大同提醒。

无论怎么样,一场造芯运动已然拉开了帷幕。

这一年,字节跳动扫货芯片公司

查询更多